我看见的不是爱情是死亡

vital当然叙述了一个类似于《我的野蛮女友》的美好爱情故事,童话般仙境般感人,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解剖课结束后,日本人表现出来的对死者遗体的尊重。学生们仔细复原亲手解剖的尸体,器官复位,体表缝合(注意这是全世界解剖通例),集体向死者默哀,并为死者举行了丝毫不马虎的葬礼。默哀和葬礼仪式庄重肃穆,这和我听说的国内医学院的做法不同,我道听途说来的,是烹煮尸体的大锅,焚尸炉大院内露天摆放的残肢(这是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医学院的同学告诉我的,当然,现在的医学院已经不是这样了),还有新闻里惊动了警方的被医学院扔进垃圾堆里的器官和碎尸。 对遗体的尊重和不尊重让人想起至少两部古希腊经典,荷马的《伊利亚特》和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前者以赫克托尔的葬礼结束全诗,为了这样一个庄重肃穆的结尾,荷马甚至没有说完特洛伊战争的故事。后者描写到雅典人在瘟疫中对待自己亲人遗体的态度,他们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和瘟疫的夹击中已经彻底堕落,他们顾不上埋葬,随意抛弃自己亲人的遗体,不再照顾病人。巴塔耶评价道,这个时代的雅典人把遗体看作和粪便一样令人讨厌的东西(见《色情、耗费与普遍经济》)。 (本段开始影射,有回帖批评者请将火力集中到这里,否则浪费了您回帖发言的宝贵时间)死生事大,岂不痛哉。这已经被人说烂了(不过施蛰存的评价是:这句话狗屁不通),没有新意,意义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中耗费殆尽。不过我们还是怀疑,是否还存在一个让人们虔诚至少真诚地加入其中的庄重仪式,可以当作判断民族和时代精神状态的标准。没有这些,剩下的就只是玩命地作秀和各种试图拯救自己灵魂的绝望尝试,例如对爱情的迷信,这种迷信不幸地表现为在看韩剧或者《金刚》之类的电影时流泪。“拯救灵魂是什么意思?”赵汀阳问。“是不是拼命想一些好的事情,或者自己感动自己?” 关于vital是不是爱情电影(以下为万恶剧透,为反驳某回帖、挑起争端而作): 至于vital是不是爱情故事,很遗憾,塚本晋也的爱情片和温情电影一点儿不少,暴戾和变态只是幌子,塚本真正乖张的电影,典型只有铁男一这一部,连铁男二都不算。 豆瓣的介绍页面里写明:“代表作包括《鐵男》系列、《六月之蛇》的日本著名cult片導演塚本晉也的最新作品《VITAL》,是一部充滿幻想和衝擊的愛情電影。”你可以说这是狗屎,那么请允许我向你复述一下vital的情节。不务正业的小青年博史不顾身为医生的父亲希望他继承父业的愿望,自命画家,和一个不良少女凉子热恋。后来博史在一次驾车出行途中,可能是由于某种自毁的潜意识(电影中有一段说他们希望知道撞车是什么感觉),发生了车祸,双双重伤,凉子重伤不治,死前向博士父亲交代遗言,死孔明走仲达似的安排的自己的后事。博史清醒后失去记忆,看见父亲放在他房间中的医学书籍,听信了父亲:“你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医生”的说辞,努力学习,以第一名成绩考上了医学院。在学校,女同学郁美爱上了博史,博史却无动于衷。很快,博史在解剖课上遇见一名年轻女子的遗体,在解剖过程中,他开始做梦,在幻觉中与凉子欢会,实际上是在逐渐恢复记忆。为了彻底想起凉子是怎样的人,博史还去拜访了凉子的父母(这个过程中凉子的母亲也去世了)。解剖课快要结束的时候,博史的父亲来到医学院,在凉子的遗体前发表了声泪俱下的演说,这才知道让博史解剖自己的尸体是凉子本人的遗愿以及安排——虽然医学院老师说,博史解剖凉子遗体,其实是天意巧合。凉子遗体落葬后,博史终于结束了梦境,摆脱了对死者的哀思,重新寻找——也是凉子的愿望——生活和爱情的乐趣,接受了郁美的爱,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 整个故事就是一个好好学习的帅哥在已故女友的安排和帮助下摆脱了死亡的阴影,重新获得爱的能力并抱得美人归的故事。这不是爱情电影,是什么电影?是一部解剖科教片么???de(朋友,我现在不是在胡扯,我已经向你说明了原因。现在轮到你了。如果你不能驳倒我,抱歉我将毫不留情的嘲笑你。 ps我去时光看了下,这个简介写得更好:
0
打赏(暂停功能)